上海地铁安检为什么不严格?

2017年7月27日

可能你会奇怪,为什么上海的安检那么不严格?带宠物违禁品分分钟就可以,双肩包单肩包都不用过安检,感觉哪天上海地铁炸了,都不稀奇,因为没有过安检。

接下来,让我告诉你答案。

1;上海地铁安检这个工作听着还不错,不知道的人以为就是属于上海地铁公司。
其实这些垃圾公司和上海地铁没有一毛钱关系,也根本不属于上海地铁。
整个上海所有地铁线路是外包给保安公司,一条线外包给两个保安公司。

当初介绍我去上班的中间人告诉我妈是上海地铁公司,搞得我妈还真的以为就是上海地铁公司,狠心咬牙花了几万块把我送进去上班。
结果去了才发现就他妈的保安公司,外人花一千块给当地中介就可以直接去上班的垃圾地方。

在这里请允许我说一句粗口“操你妈”

2;上海地铁安检的员工极少部分来自于社会外招,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员工都来自于各个职业技术学院(中专)。
比如xx铁路学校,xx轨道交通学院,这些坑人的学校为了骗更多人去他们那里读书,名字都取得相当牛逼,而且都是打着轨道交通公司的旗号,都宣传的是毕业了安排去地铁公司上班,结果其实是送到各个地铁站去当保安!

而且这些技校都是属于中专,学生毕业的时候年龄也就仅仅十五六岁,没有一个成年人,就我那个公司成年保安仅仅四五个,大部分都是各个学校像拉猪一样把毕业生拉到这些保安基地来。

这儿有个潜规则,因为上海地铁规定所有员工必须年满十八岁,因为必须年满十八岁才可以去参加安检员考试,考试完了所有人必须持证上岗。

但是这些垃圾公司为了节约钱,也为了方便管理,因为刚毕业的中专学生直接拉来上班,都只有十四五岁,啥都不懂,公司说多少工资就是多少工资,公司说干嘛就干嘛,不会反抗,也不知道劳动法,更不知道什么加班费,高温补贴之类的。
但是未成年咋考试呢?简单得很,他们用别人的证,用最开始上海地铁对外招的第一批社会员工的证。
而且所有员工的证辞职不准带走,要带走必须扣四百块。
所以这些学生来了,直接换个照片,盖个章就是他们的了。
最奇葩的是里面每个员工都是用的证上的名字,所以公司里面没有一个学生是自己的真名,我在里面上班的时候名字叫李磊,我是这个名字第五代主人。

而且由于学校每年毕业季那一个月的毕业生源源不断,地铁保安岗位有限,所以保安公司会找各种理由开除一些不听话的员工,比如抽烟的,比如赌博的,比如连续三次被督察逮住的,所有的开除都是莫名其妙,不会给你解释的,所以有想把孩子送到这种学校为了贪图所谓的“地铁公司”的家乡以后要多个心眼了。
但是开除多了以后,过了毕业季辞职的人多了,人手不够又让这些孩子天天加班,白班上了接着上夜班,累死人。

3;上海地铁有个很变态的两个纠察队,一个来自保安公司总部,一个来自公安队伍,他们每天任务很简单,就是和各个安检员红斗智斗勇。
包里藏把刀,包里藏点鞭炮之类的,只要他过了安检你没逮住,那你就要下岗培训三天,再扣两百块钱。
因为在安检上班工资是按天算的,就是你上了一天班才有工资,不上班那天就没工资,下岗也不是让你玩,而是在一个会议室静坐一天,美名其曰培训“重新学习安检知识”
实际上就是一个领导监督,剩下一大群下岗的人在会议室站军姿,背安检条例,反正跟神经病一样。
而且一个月被逮住三次这个月基本上就没工资了。

4;地铁奇葩规定,双肩包安检,单肩包,小包可以直接过,手里提着袋子必须给安检员看,这也是很多上海人吐槽的地方,他们都认为这个条例一出来,地铁安检根本就是形同虚设了,因为想做坏事的人直接藏在单肩包大摇大摆就进入地铁了。
所以也有很多人对着安检员辱骂,各种不配合,觉得安检员故意刁难。
在这里我真的要为他们说一句话了,因为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孩子,所以不会存在刻意刁难某某的情况,他们每天比你们更痛苦,放你进去吧,万一你是督察他又要扣工资。不放你进去非要安检吧,又要被你各种辱骂,有些还要打人。
所以他们也很绝望啊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,反正我每天站在那里的时候就像个机器人,嘴里一直念叨“包安检包过一下,双肩包请安检”
你以为我想念?他妹的不念被督察碰见了又是死路一条,所以麻烦各位上海大哥大姐忍耐一下子,因为他们真的分辨不出来你是不是督察。

5;上海地铁每天客流量在六百万左右,安检是从上海世博会开始,然后沿用至今。
安检最开始的目的才是真正为了地铁安全,现在基本上就是为了截流,因为不安检的话高峰期地铁站候车的地方可能人都站不下了。

所以根据以上几点可以得出结论,为啥上海地铁在你们看来不严格,不像其他城市逢包必检。

所以总结就是:

1,员工年龄小,没有责任感,

2,公司太垃圾,员工没有归属感,

3,地铁站自己规定大包必检,
小包抽查,大件行李必检,手提袋抽查。

4,保安公司质量参差不齐,对员工要求参差不齐,就拿头发来说,有的公司规定跟部队一样,有的公司只要不是非主流发型都行。

5,公司管理层太垃圾,保安公司的所谓队长,班长,都是各个学校带来的班级中的班长,纪律委员之类的。
他们很多人从学生转变成领导这个部分让他们觉得自己得到了权力,拉帮结派,怼一些自己看不惯的同学,每天找茬。
比如队长在学校就讨厌你,到了这里,他每天找人查你岗,卫生不干净,当班的时候说话,没检查到违禁品等等各种岔让你下岗培训,把自己喜欢的人安排在轻松的岗位,所以造成了很多员工带情绪上班。

就拿我来说,我去上班的时候差不多24岁,每天被15岁的小姑娘驯话,我记得我去上班第一天就和那个队长吵架,因为我去报个到,我说我出去买生活用品,她说不准自由活动,要出去必须班长陪,买东西剪头发必须班长带着去,结果班长带我去买东西的地方比普通超市贵,剪个头发花了我八十。
我回基地后感觉被坑了,就和那个队长抱怨了几句,然后你们想象一下,一个15岁的哈婆娘,拍桌子跳起来对我说“你再逼逼老子把你遣送回学校”
我他妈何时受过这种气?当时如果不是想着我妈花了几万块,当场老子都要打哭那个哈婆娘。

6,每天上班心惊胆战,防着督察,搞得我后来看每个人都像是督察,这种提心吊胆的上班生涯怎么会真的做好事?
而且地铁安检按照我们内部话术来说就是“根本不是防乘客,永远就是防督察”
说实话,就安检那个样子,别说我带违禁品进去,我就是站在站外面递给里面的人都没人看得见,所以说安检形同虚设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