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中的Michael Jackson

2017年8月8日

不知道在老外眼中,Michael Jackson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询问来中国找工作的外国人,他们都说是神一般的存在,我觉得也是。

在一些人一去不返时,我才再一次因为从前没有好好地欣赏他们而感到羞愧。对迈克尔〃杰克逊(Michael Jackson),我就是这样。现在我称呼他的名字,是因为了解了他的为人——只在他去世和看了他的电影《就是这样》(This Is It)之后。

最终我理解了迈克尔这个人,既作为人类和富有创造力的天才。我看到了他对人类和这个星球难以置信的爱……都来自于这个非凡的人。

当你聆听到他的歌词,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……

“治愈世界,

使它成为更好的地方

为你、为我、为整个人类。

不断有人死去,

如果你真心关爱生者,

营造一点空间,

使它成为更好的地方”

“当他们问为什么,为什么?告诉他们这就是人性。

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对待我?”

“我从镜中人开始,

我要求他作出改变,

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信息,

如果你想使世界成为更好的地方,

反省自己,作出改变。”

看完电影后,我坐在停车场,哭泣了近一个小时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由自主地流泪。我不想电影结束,不想离开,不想遗漏这种魔力,我不愿他离开。

我最后意识到这是谢幕演出,再也没有机会与他在一起——去消除怀疑,去得到原谅。我因为悲伤而不能移动——我曾背叛他、忽视他、驱赶他、质问他,怀疑他。我的眼泪是因为……这太过分了。随着他的离去,这个世界失去了一些难以言表的、难以描述的东西,失去了一些光明的东西。因为迈克尔有许多爱。因为我感受到他的孤独、他的脆弱。但最深的是,我为这世界失去一道光亮而悲伤。我现在仍然在悲伤。

我过去总疑惑迈克尔是否犯了那些被控告的罪。我为自己的感觉而烦恼,如果控告是真的我会反感。我是说如果。你知道,我随着杰克逊五的音乐长大,而我的孩子随着迈克尔的音乐长大。如果迈克尔是有罪的,我感到这将是对我和对我的孩子的背叛。当他最后被宣布无罪时我感到高兴,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他是清白

无辜的。我承认,在我意识深处的小角落,我还是疑惑。控告带来怀疑。

看了《就是这样》,我现在知道了真相。迈克尔从未有意伤害任何人。我看到他对乐队中的音乐家难以置信的友善,他要求音乐总监要求作到完美时说“让我们作好它”,他尽力使人愉快。我看到他事必躬亲,对歌者、音乐家、舞者无限的耐心,他们一起工作使演出尽善尽美。我听到人们对他说话时屈尊俯就的语气,而他还以亲切和耐心。我听到迈克尔作为领导者、指导者和大师,用比喻来使他们领会他的意图。我听到迈克尔作为导师,要求他们分享激情、让天赋闪亮。我看到他的手势表达着言语所不能及,我看着温柔和天才在他的姿态和手势中闪现。

迈克尔被上百万人热爱和崇拜——歌迷和朋友们。这种爱和一种艺术家之间的赞赏在那些观看他彩排的《就是这样》演唱会演职人员和工作人员中闪耀着。迈克尔在彩排,也在传授。他绝对的清澈令人震惊。他对超验、神秘、创造性张力的理解,尤其是对魔术和隐喻的应用,把人们带到超越平凡的地方,通过情感的隧道,到达从未到过和想像过的地方,他是那样天才。我们每个人的深处某个地方都有一种天分,但习俗、传统、条件和文化的界限阻挡了我们到达那样的高处。他在表演中的清澈和引领是一种谦逊的完美。

由于早年成名和财务上的成功,他没有我们平常人那种困于日常谋生、磨损了想象的压力,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可以尽情发挥。迈克尔很早就开始了演艺生涯,他的童年与众不同。带着天赋,他在广阔世界中尽情耕耘,到达奇迹和创造的王国。没有平常界限的生活带来巨大的灵感和雄心,也带来了痛苦、背叛和被误解的折磨。迈克尔超越了极限,他无情地、努力地超越着。他是演出者、商人和天才。他的作品充满了巨大的天才,尤其是他的演唱会,是超越体验的。 “超验”带我们超越自我,带我们和整个世界到更高处,我们变得更加充实了。迈克尔把这些可能展现给我们,因而被热爱着。他是镜中人,也是为我们展示镜中景象的人。

我一直喜爱他的舞蹈,但疑惑一些舞蹈中性的“超讽”。目睹他的创造过程后,我现在明白了,那来自摇摆的激情,不是因为他想要或必须,而是因为那来自他本身,通过身体显现。迈克尔音乐中逼人的鼓点,驱使身体移动、旋转、跳跃,吼叫和扭摆。能量聚集在下腹和太阳经,因为它来源于“激情的主宰”。强烈的激情,它就是纯粹热情的语言。北印度语中有一个词,用来命名这种热情的扭摆,来自于人身体某处的基本能量,此处精神和物质、身体和灵魂相结合。这是能量的孕育,力量的产生和强烈释放—产生创造、成为创造。冲动的能量不断升温,从下腹和太阳经沿着脊骨上升。这是昆达利尼(Kundalini)力量、生命之液所在, 是很有爆发力的。就象高潮一样,创造的能量沿着脊骨上传身体的震波。显然迈克尔在音乐中体会到这些,它通过他和他的身体在音乐中爆发。

《就是这样》留给我的问题:

你怎么应对世界上千万人爱着你但你却不能出门的矛盾?你过着怎样的生活?不能在百货商店的走廊中推着购物车;当你的CD打折时不能去音像店;不能去看棒球赛;从未独自一人,但却非常非常孤独?你怎样将孤独感倾注于作品中?当你与人交往时,如何分辨他是真心对你还是利用你的名气?你怎能如此羞涩,却又这么才华横溢?当音乐萦绕心中时你怎能从不拒绝表达出来?你怎能数小时排练至精疲力竭, 因为你必须把创作的天才与世界分享?你怎能在这个满是阴暗的世界上屹立成超级巨星?你怎样不停写作,歌颂光明,或批判

黑暗?当黑暗要毁灭你时你是如何生存下来的?我现在明白了,那是一个召唤——没有人能够抗拒它,因为被它彻底征服了。是的,迈克尔受到了召唤,看看他的歌词吧——大部分都是祈愿。

你是如何无遮拦地生活在公众目光之下?对一些人来说你就是一切,而另一些人对你永远也不满意。你是如何在“公众审视”之下坚定前行,而不甘于作投机取巧者的活靶子?你如何忍受无德的利用者、无休止的诽谤,将你的意识、你的世界根本无法想像的罪名强加于你?你怎能隔日出现在法庭上,去听他们责难你、撕扯你、毁灭你?你怎能从床上起身、换掉睡衣? 你爱着孩子们是因为他们的奇妙和天真,然而当你被宣判无罪而仍然被指责,你怎么办?当有人骗取你的信任,把好的东西剪辑掉,把剩下的小报谣言汇成片子称为记录片,这样你怎能再去信任? 法律系统的疯狗思维执意要毁灭你,你是如何生存下来的?这一系统本来不是应该保护你的吗? 你是如何收拾起不经意地转身中那些生命的碎片?在其中和其后,你是如何为了生命而展现?

也许你可以成为一个隐士,寻找一些东西去钝化痛苦,让残忍和疲惫走开。也许暂时不理会这个世界。或许找一、两个医生帮助你缓解伤痛、试图治愈自己。那被贪婪者吞噬的肉体碎片,还能修补吗?伤口有多深?深达灵魂或只是深至骨髓?

你怎样忍受着长久的侮辱、诽谤和谎言?太多太多,太痛苦,以至于要麻木了。你是如何做到没让这些使你的心灵变得坚硬?你是如何忍受那些关于你容貌的闲言碎语?哦,那是你用来向世界表达情感的脸。你如何忍受损耗你身体的红斑狼疮和破坏容貌的白癜风?那是你得向世界展现,赖以谋生的脸啊。你得在伞下生活,因为阳光会使你的皮肤白斑加重。你尽力与疾病斗争,接受必要的治疗,但治疗使你肤色更苍白。你是如何应对那些刺痛你的成堆的嘲笑、恶意的评论?你是如何度过不能在阳光下海滩嬉戏的生活?多么希望,“我们”曾经爱着和接受本来的你,我希望我们曾在意念中拥抱你和你的脸。但世界对于瑕疵和不完美是那么不友善。但你知道这点,对吗?作为完美主义者和艺术家,你改变自己的外表。你总是同情那些受压迫的、残疾的、外形丑陋的人,你比我们任何人更多靠近他们。这些你却从未告诉我们。

你如何向这个已经偏离、不再纯真的世界解释,孩子们喜欢粘着你是因为你是一个传奇?一个超越生命、在童年和青春期的绝望中带来希望、带给他们难以言表的激励的人?是的,他们在你身上看到彼得〃潘,他们因此爱你,乐于接近你,因为你体现了无所畏惧的欢乐和奇迹,而这些正是他们感觉正从自己身上溜走的。这个长大的世界失去了单纯“相信”的那种无邪。你如何解释,孩子们踯躅着,执着于一些缥缈的、无法定义的东西?而你知道那是什么,并希望他们能拥有它更长久一些。你如何解释,他们开始发现如果放弃你(更多你所代表的东西),就不得不面对一个绝望的现实:人们并不太关心这个世界和它存在的方式。

我们是否离被遗忘的童年太远了呢?

你怎样不具名地支付孩子们的假肢、移植,不知在哪个医院,不知在哪个国家,同时承受着“伤害儿童”的诬告?你怎样承受着那些尖刻的咒骂?那些人没听到你是无罪的。或是由于他们自身的阴暗而听不到。你永远不可能伤害小孩子,因为你自己就是魔力和奇迹的“孩童”的体现,我们所有人有时不得不承受灼痛和撕裂的伤口,那失去的纯真。你的纯真是那样非凡以至于他们要来毁灭它?那么多黑暗能掩盖你的光辉吗?你怎能再回到梦幻庄园?我猜你不会回去了。

迈克尔,你是离世的、隐藏的。富有创造力的天才经常如此。你按自己的节奏前进,因为不喜欢这个星球的拍子,这个你降生的星球。你是活的彼得潘,因为这个世界不是适合你生活的地方,在这里你脆弱的灵魂不能得到滋养或茁壮。彼得〃潘比真实的世界拥有更健全的心智,直至最后一刻,你仍然努力想把世界变成更好的地方。转身避开这个不理解你的世界是多么容易啊,这是可以理解,甚至是可预料的。但你是一直是创造意外的大师。你是怎么做到,仍然继续关爱着这个世界?

迈克尔〃杰克逊真是一个被低估的矛盾体,但在他最后的演出中很明显。他的谦逊、澄澈、不摆架子、从不自大的人格,与他撼动世界的时刻相“矛盾”,他的羞涩与巨星身份形成反差。在《就是这样》中,这是真正的迈克尔——一个矛盾体,一份荣耀。假如迈克尔未曾真正理解:来自意识的黑暗能量无法与真正的纯真无邪相容,那又会怎样?创造性或创造冲动?这个世界未能好好欣赏他这个令人惊奇的礼物——既是狮子又是羔羊。是的,世界把又一只羔羊钉上十字架,而他却曾是照亮世界的光芒。再一次的,也许迈克尔知道这一点,最终,他唱着“人性”。

也许直到现在我们在了解他,直到他的离去,直到《就是这样》。如果他还在,我将不会遇到真正的迈克尔,不会去了解他。我将不会看到天才、创造力的脉动、引领中的澄澈、对神圣力量和责任的拥有,他知道自己拥有这些。我将不会了解到音乐中的迈克尔和迈克尔中的音乐。我不敢想多少次这个男人站出来,不知道自己的回归将会引发厌恶还是爱。但他最终回到舞台——他愿意给我们和世界另一个机会。这本来将把他带回给我们,也把我们带回给他,这是我能肯定的。世界是否能欣赏这一冒险中的度量,这一礼物?我们不知道。至少,他从未放弃世界,和我们。

我在想谁能承接他的角色——不是“流行音乐之王”,而是世界的啦啦队长和人道主义者。他说什么语言?他怎样得到全世界的关注?迈克尔讲的是音乐的语言,他说过他能触及大众。由于他广受爱戴,他能动员军队、聚集人群、以最不同寻常的、最壮观的方式创造故事。他是带着使命的人,由于他是这样的人,他能指引上百万的听众。他使用音乐——最流行最通用的语言来传扬他的信息。他争取了最合适的听众——年轻人。他明白年轻人是未来和世界的希望,他的信息是拯救世界、关爱儿童及天下一家。他的信息能向全球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广为传递,谁能作到这些?在内心深处我们知道,再也不会有另一个迈克尔。我们、这个世界没有好好珍惜他。事实上,我们对他不太好。现在,他离开了。

看着这电影,这些迈克尔本来无意发行的东西,使我感觉好像一个偷窥者,看着一个男人将他的灵魂展露给审判。我感觉入侵了一个神圣的地方,但我为此而感激。我现在了解了一个叫迈克尔的男人的灵魂。他喜欢巨大的东西。我一直爱他的天才,但没有爱这个人,这是不够的。

我从迈克尔得到的最后礼物是意识到:《镜中人》必是我的最爱歌曲,它甚至包含比甘地的“要想改变世界,就先改变自己”更深的信息。这个星球上有些人更早地、更长时间地看到了他的光芒,他们从未怀疑,因为他们必然是在迈克尔身上看到了自己光芒的投射。就象有些人看到的是他们自身阴暗的投射。真不希望是这样,以他的离去为代价,才使我看到迈克尔〃杰克逊身上的光芒,我的明镜。我未曾象他爱我一样爱他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